Posted on

2015欧冠-DOTA发展史上不为人知的制作人 曾设计小小、撼地神牛

DOTA发展史上不为人知的制作人 曾设计小小、撼地神牛

   提到《DOTA》的设计者大家或许会想到羊刀,2015欧冠 冰蛙,但如果你是屠夫、影魔、小牛的爱好者,就应该知道另一个设计师,Neichus。2015欧冠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下这位虽然经手不长,但却对《DOTA》做出重大贡献的“不知名者”吧。

   本文主要是翻译Neichus在playdota网站上发表的几段自述。

   一、我是羊刀和冰蛙之间的桥梁

   我在《DOTA》发展中扮演的角色是Guinsoo和Icefrog之间的桥梁。基本上来说发生的事是Guinsoo从地图的开发中退出了,当时他正准备开始一个大幅的更新(3.0版本我没记错的话),但是很快就失去了兴趣。经过一段的时间没有更新和关注,地图显然正在慢慢死去,于是我从Guinsoo手中接下了开发工作。

    在那时我做了一段时间地图开发的领导者。我从未把我的名字写在地图上:我只是把地图名字从“Guinsoo's DOTA”变成了“DOTA Allstar”并保留下来。这也许是我为什么相对不出名的原因。我做了许多英雄设计的工作:屠夫(我的最爱),变体精灵,撼地者,小小2.0,钢背兽,沙王,斧王,幻影长矛手2.0,隐形刺客2.0,熊战士,育母蜘蛛,影魔,地穴编织着,魅惑魔女,食人魔魔法师,修补匠,死灵龙2.0,死灵法师,谜团和死亡先知2.0。以上这些要么和以往大不相同要么就是新出现在游戏中(当然我注意到有些英雄已经变得远远不同于我最初的设计)。我也做了许多人性化的工作,比如整理图标,我也是第一个给物品加入合成配方说明的人。Icefrog在那时是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之一;因为他有正规的编程训练而我没有(我是一名神经生物学的研究生),在电脑方面他比我熟练多了。

   经过几个月的带头地图开发工作,我变得对整件事不再着迷。我对于花上数小时想点子以及和地图编辑器作斗争,却只收到狭隘的批评感到累了。所以我基本上把事情丢给了Icefrog就离开了(某种程度上说对他很不公平)。我对看到地图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化很感兴趣,并祝Icefrog在和VALVe开发《DOTA2》中好运。

   二、设计的英雄一览,撼地神牛、影魔和屠夫都是我设计的

   撼地者:我的设计,我很高兴他十分受欢迎;我对于沟壑阻隔地形的效果报以厚望,事实看来这也是个成功的设计。没什么别的可说,除了我没想到他缓慢的施法动作会这么大地影响他的用法。也是大概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开始学习如何使动画和实际效果同步,并想要好好利用牛头人的图腾敲击动作。

   小小:这个差不多是我的设计。小小在我开发之前就已经在地图里了,他曾是我的最爱,但因为不好用而被移除了。我没记错的话原本他就有“长大”这个技能,所以我们在重做的时候保留了这个主题。

   树精卫士:我对他做了一些贡献,或者说至少“能在树边隐身”是我的点子。那时候种子和全球的光环还不存在。

   斧王:我的设计。最初的版本战斗饥渴不会给斧王加速,淘汰之刃也不会加速队友。应该是个不错的进化,因为原版完全没有追人能力。

   钢背兽:这是另外一个人的点子,我帮着完善了设计,不过他还是别人的孩子。

   末日使者:就像小小一样,末日也已经在游戏里了。我只涉及了重做他,因为旧版本只是一个war3深渊领主的翻版(新的机制让他获得野怪能力不是我的设计,但这很cool)

   屠夫:我的自豪与快乐。你们有些人也许不知道现在的屠夫其实是游戏中第二个版本的屠夫。第一个版本的屠夫是一个召唤类/推进类的英雄。他有一个技能能像绞肉车一样储存尸体,并复活它们。他的大招可能是《DOTA》史上最变态的技能:腐肉飞蝇。那些苍蝇是很小很弱的,能召唤更多苍蝇的召唤物。这很不幸地导致屠夫可以坐在泉水边推进……因为苍蝇增加的速度比他们死的要快。更恐怖的是因为没有碰撞体积,当你看到一只的时候,你已经死了,因为那其实是50只叠在了一起……所以,在路人里屠夫完全是被ban的

  非常有趣的是,屠夫的设计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暴雪的一些设计。如果你玩魔兽世界的话,你会发现很多憎恶现在有勾人动作,而且暗黑3的屠夫也有类似的动作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